青春热血与偶像剧元素 少女时代在陆夯

-两岸新世代看电影专题之二(中央社记者蔡素蓉台北22日电)国片「我的少女时代」登陆票房红通通!青春喜剧、热血、对自由的嚮往、台湾偶像剧等元素,掳获经由网路与台湾影剧流行文化紧密接轨的中国大陆新世代的心,特别是「少女心」。 挟着在台湾的高人气,「我的少女时代」19日登陆,上映头2天,票房已逼近人民币6000万元(新台币3亿元),引发大陆网友在微博上热烈讨论,有人形容这是「每个看过的女生,都希望再看一遍的电影」。 「我」片为什么可以掳获中国大陆的「少女心」?一名网友在微博以「『我的少女时代』没有堕胎和撕逼(类似洒狗血),连个啵都没打,凭什么叫好又叫座?」为题,发表观影心得,某种程度回答了这个问题。 首先,这部青春喜剧和大陆近几年「春青系」电影相比,更加「接地气」,除运用回忆校园青春的老梗外,还加了对抗教务主任的「愤青」桥段,最终结果反映出青春热血、嚮往自由的胜利。 其次,电影里有许多台湾偶像剧的元素与卡司,包括以「命中注定我爱你」一剧在大陆走红的陈乔恩,以「流星花园」红遍两岸的言承旭。而且还有通吃两岸三地的刘德华以及周星驰的电影元素。 除了网友分享的上述观点,娴熟偶像剧操作的「我」片电影导演陈玉珊应该也功不可没。 她当年曾负责「命中注定我爱你」、「败犬女王」、「下一站,幸福」、「兰陵王」等电视剧的剧本统筹与监製。这几部电视剧不仅在台湾收视率开出红盘,在大陆播出时一样红不让。 这些偶像剧在陆走红的原因之一,要拜网路的无远弗届所赐。 不少大陆「80后」(1980至1989年出生)、「90后」(1990至1999年出生)年轻人透过网路,对台湾娱乐节目「康熙来了」、「国光帮帮忙」等以及台湾知名偶像剧,几乎到「不漏接」的程度,有些人甚至对许多新进台湾演艺人员姓名知之甚详。 李小姐就曾告诉中央社记者:「我每天都要从网路上看『康熙来了』,曾上『康熙』的小模,几乎都认得。所以在大陆看到中天电视台的记者,都感到好亲切。」 因此,台湾偶像剧元素无疑地可以掳获大陆年轻世代影迷的心。 此外,正如「兰陵王」一剧片中主题曲、片尾曲请来五月天、丁噹主唱,量身打造音乐元素,「我」片请来S.H.E的Hebe田馥甄主唱的「小幸运」主题曲,曲风唱腔打动人心,更重要的Hebe在陆原本就有高人气。 一名网友就说,「都说柴智屏是台湾『偶像剧教母』,可是从小看台偶(台湾偶像剧)长大,从薰衣草到命中再到下一站,比起来更喜欢陈玉珊做的台偶,而这部电影也依然没有让我失望。」 由上观之,可能不仅仅只是大陆这几年掀起「似曾相识的年轻」的青春电影热潮,还有经由网路培养出台湾影视流行文化的大陆收视群,这些年轻的「少女心」,造就「我的少女时代」在大陆叫红又叫座的现况。1041122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