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增长持续疲软,基础设施投资预计将反弹

主要观点:工业生产继续走弱。

PMI和9月份的高频数据显示,生产需求疲软,上游原材料价格上涨将进一步恶化中下游企业的盈利能力。

发电用煤消耗低于预期,港口库存增加。

高炉的运转率最近有所下降,钢铁库存减少,整体需求减弱。

加上去年的工业生产数据显示,本季度末工业增加值呈上升趋势,9月份工业增加值将进一步走软,预计9月份同比增长6.0%。

基础设施投资预计将反弹,房地产投资将放缓。

上半年,土地市场扩大,土地收购成本快速上升,为房地产投资提供了一定支持。政治局会议确认,未来积极的财政政策应该在扩大内需和结构调整中发挥更大作用。与上半年相比,基础设施投资的增长率预计将在下半年反弹。企业利润和融资环境的恶化将导致制造业投资增速放缓。

9月份固定资产投资的累计增长率预计在5.4%左右。

社会零增长率在短期内已经见底。

9月,联邦汽车零售额同比增长率继续大幅下降。

在房地产销售方面,除一线城市外,二线和三线城市的销售面积增长率大幅下降,这将推动房地产相关消费继续走弱。

9月份,消费相关指标表现疲弱,限制了9月份的社会零售额保持疲弱。

考虑到基期因素,中秋节错位预计将推动9月份消费增速,通胀上升也将推动该机构名义零增长率走高。据估计,该机构9月份的零增长率约为9.2%。

预计今年进出口增长率将继续下降。

9月份采购经理人指数出口新订单指数大幅下跌,而9月份BDI指数仍不稳定,但低于8月份的平均水平。

就国际经济趋势而言,中部非洲和美国主要经济体的经济趋势仍然疲软。

就进口而言,采购经理人指数与上月持平,内需依然稳定,未来基本面的逐步下滑可能导致进口需求增长放缓。

预计8月份出口同比增长率将降至9.5%,进口同比增长率将略降至17%。

债券融资不佳,市场风险偏好仍然疲弱,预计9月份社会融资仍将疲弱。

面对房地产紧张、消费支出疲软和信贷风险事件频发,我行风险偏好依然薄弱,短期信贷改善难以有实质性基础。据估计,9月份将新增贷款1350亿元。

由于存款增长缓慢,M2广义货币供应量增长率可能徘徊在较低水平,M2 9月份的增长率预计在8.1%左右。

消费者物价指数继续上升,生产者价格指数增长率继续下降。

食品价格仍在上涨,但涨幅有所抑制,猪瘟疫情仍在发酵,这将进一步推高9月份的消费物价指数。

原材料和工业产品价格方面,石油开采和石油加工业价格大幅上涨,煤炭、铁矿石和各种钢铁产品价格也有所上涨。

据估计,9月份消费物价指数将继续上升至2.4%左右,生产者价格指数将保持在3.4%左右。

短期资本的价格面临调整的压力。

目前,R007和R001之间的价差已经达到历史低点,短期资金的价格正面临调整。

从中期和长期来看,货币政策更能反映国内基本面,而广义信贷政策和支撑基本面的基础设施正在下降。需要相对宽松的货币政策。中长期资本供应应保持稳定和充足。

第一,经济增长:经济增长势头仍需加强。

8月份,经济数据走势疲软,消费数据总体稳定,但弱势逐渐显现。投资数据仍然疲软,经济增长势头仍需加强。

工业增加值的边际增长率有所回升,但近期疲弱的信贷数据和政府部门对信贷资源的挤占拖累了未来的制造业投资。

房地产加速项目启动和推广的逻辑保持不变。然而,在发展贷款和抵押贷款出现负增长的情况下,项目资金主要依赖于自身的周转率。如果未来销售额下降,将不可避免地对房地产投资形成一定的限制。

随着资金的逐步到位,基础设施投资的增长率出现了自下而上的趋势。基础设施投资能否成功抵消经济下行压力仍有待观察。

1.1工业生产:中上游生产强,下游生产弱。预计9月份的数据将继续走软。8月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将为51.3%,比预期高51%,上月为51.2%。它将连续25个月高于繁荣-萧条线,表明制造业略有改善。

从分指数来看,需求疲软,生产略有改善,就业正在回升,企业不愿意弥补库存。

尽管生产指数季节性上升,但仍低于去年同期。

然而,8月份发电和煤炭消费的增长率回落,主要行业的运营率上升少而下降多,表明生产出现反弹。

8月份,新订单指数(new orders index)的跌幅收窄,但进口指数再次下跌,新出口订单指数继续回落,3月份仍处于收缩区间,反映出国内外需求疲软。

需求数据疲软加上生产指数的边际恢复可能是制成品库存短期恢复的一个重要因素,生产和库存的恢复是不可持续的。

8月份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5%,同比增长6.6%,同比增长6.1%,同比增长6%。终端需求的冷却已经逐渐转变为生产需求。

根据公布的详细数据,除了计算机通讯,生产有明显改善的企业主要集中在中上游,而在下游,除了计算机通讯和木材相关产品,其他行业的增长率都有不同程度的下降。

工业企业的产出增长率下降更多,上升更少,证明生产疲软。

在已宣布的75类产品中,只有11类产品的产出增长率有所上升,而其他64类产品的增长率有所下降,其表现比上个月进一步恶化。

原材料工业混合在一起,原煤、水泥和化学原料的增长率上升,而钢、有色金属和乙烯的增长率下降。

加工和最终消费产品的增长率普遍下降,而工具和设备、塑料产品、纺织品和汽车的下降有所扩大。

虽然发电量增加了7.3%,比上个月的5.7%有显著反弹,但六大主要群体的平均日煤耗同比下降了-4.14%。与发电趋势相反,发电增长率主要受到去年基数低的干扰,这一趋势需要验证。

9月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环比下降0.5至50.8,为2017年以来的最低水平。除原材料采购价格外,所有其他分项比上个月都有所下降。

在主要分项指标中,生产指数下降0.3个百分点,至53.0,与9月份的高频数据一致,表明工业生产进一步走弱。

在需求方面,手头订单下降1.5个百分点至45.2,新订单指数下降0.2个百分点至52。总体需求疲软,后期有进一步疲软的可能。出口订单下降1.4个百分点,至48个,出口需求明显恶化。进口持平于54.3,表明国内需求相对稳定。

就库存而言,制成品库存为47.4%,低于繁荣和衰退线,上月持平。原材料库存指数大幅下降0.9至47.8,为2016年9月以来的最低水平。工业生产在下半年继续走弱,但成品库存是平均水平。9月份原材料库存的急剧下降表明企业对经济活动抱有悲观的预期。将来,他们可能会通过减产来减少库存。这也表明产量可能进一步下降。

就价格而言,出厂价格指数持平于54.3,但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1.1个百分点,至59.8。高频数据显示,钢筋、水泥、原油和大多数化工产品的价格在9月份大幅上涨。

终端需求相对疲软,上游原材料价格难以平稳传导,导致中下游企业利润下降。

9月份,非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为54.9%,同比上升0.7个百分点。

其中,随着建筑业进入生产高峰期,9月份建筑业采购经理人指数环比上涨4.4%,至63.4%,建筑业新秩序指数环比上涨6.1%,至55.7%。

自今年6月以来,建筑业采购经理人指数连续三个月上升,8月份升至54.3,为今年第二高水平。

建筑企业就业需求的增加主要与基础设施投资需求的恢复密切相关。此外,9月份以后,高温和气象灾害对项目建设的影响将减少,基础设施投资的边际价值将在第四季度初显著提高。

总体而言,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的生产、需求和库存在9月份全面减弱。上游原材料价格上涨将会恶化中低端企业的盈利能力。今年,实物去杠杆化引发的风险偏好将下降,中小企业融资成本将明显增加。这两个因素将对企业的现金流产生负面影响。这将与m1的持续下降形成一个验证,并将影响企业的后续生产和投资,对基本面造成进一步的压力。

9月份的高频数据显示,工业企业生产仍然疲弱,发电用煤消费短期内有所回升,但同比下降幅度仍然很大。

发电用煤的消耗量低于预期,港口库存的增加将导致煤炭价格的短期压力。

高炉作业率结束了近一个月的上升趋势,最近有所回落。钢铁库存下降,玻璃和水泥价格波动,表明下游需求总体稳定。然而,与去年同期相比,仍存在明显不足。

加上去年的工业生产数据显示,本季度末工业增加值呈上升趋势,9月份工业增加值将进一步走软,预计9月份同比增长6.0%。

1.2投资:基础设施投资预计反弹,房地产投资预计下降,制造业投资增速放缓。1月至8月,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5.3%,比上个月下降0.2个百分点,低于5.6%的市场预期。

从投资者的角度来看,私人投资总体上保持加速趋势。1月至8月,私人投资同比增长8.7%,比上个月略微下降0.1个百分点,为2016年以来的相对高位。

从三大投资类型来看,基础设施投资的增长率继续下降,仍然是主要阻力。制造业投资的增长率慢慢回升。房地产投资增长率仍处于较高水平,但在严格控制政策的约束下,下行压力越来越大。

具体而言,由于融资紧缩、环境保护、生产限制和贸易摩擦,制造业投资的复苏乏力。从1月到8月,制造业投资的增长率继续上升到7.5%。

停产带来的原材料价格上涨,极大地提高了上游垄断企业的利润,但也导致了中、下游市场竞争充分的制造企业成本明显增加,利润收窄,使得制造业投资的复苏乏力。

受去年同期基数较高、财政整顿持续加强和公私伙伴关系项目规范化的影响,基础设施投资继续见底,电力和热力投资增速小幅回落至-11.4%,交通邮政和水利环保投资增速分别回落至3.1%和3.4%。

随着合规项目加快实施,地方政府加快债券发行,财政政策正在积极变化,基础设施投资预计将停止下降并保持稳定。

房地产投资仍处于高位,1-8月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稳定在10.1%。

今年年初以来,房地产投资已经成为固定投资的主体,这主要是因为征地成本的增长率高达70%以上,而不包括这一部分,房地产投资只是负增长。

8月份新增建筑面积同比增长15.9%,比上个月增长1.5个百分点,同比增长3.6%,比上个月增长0.6个百分点。

商品房销售面积增长率降至4.0%,1月至7月下降0.2个百分点。销售额继续增长,比上个月增长了0.1个百分点。商品房销售有所改善,并于2018年初逐步回升至高位。

1-8月,房地产企业实收资本同比增长6.9%,比7月份增长0.5个百分点,但房地产开发贷款和个人抵押贷款增速仍为负值。

企业的现金流相对紧张。依托企业加快资金回流,房地产投资整体增速得到支撑。

目前,一级、二级、三级城市的存量仍处于较低水平,但商品房销售面积增速有所下降。在这种情况下,企业不愿意占用土地,项目建设和投资加快。房地产投资的增长率可能会在一年内下降。

就工业而言,对第一产业的投资稳定并增加,对第二产业的投资加速,对第三产业的投资继续下降。

1月至8月,第一产业投资同比增长14.2%,比上个月增长0.5个百分点,连续两个月反弹。第二产业投资同比增长4.3%,比上个月增长0.4个百分点,并在制造业投资的支持下保持升温趋势。

第三产业投资同比增长5.5%,比上个月下降0.5个百分点,连续6个月下降。

回顾过去,今年上半年,土地市场扩大,土地购买成本快速上升,为房地产投资提供了一定的支撑。政治局会议确认,未来积极的财政政策应该在扩大内需和结构调整中发挥更大作用。与上半年相比,基础设施投资的增长率预计将在下半年反弹。企业利润和融资环境的恶化将导致制造业投资增速放缓。

9月份固定资产投资的累计增长率预计在5.4%左右。

1.3消费:通胀上升将推动8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额名义零增长,较此前的8.8%上升9%,略高于市场预期。8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9.3%。

8月份消费品零售价格同比上涨2.3%,高于上月的2.18%。实际增长率为6.6%,略高于上月的6.5%,仍处于2003年以来的低点。

消费结构方面,8月份必要消费增速明显回升,食品、酒类、烟草增速回升至9.3%,日常生活必需品增速回升至15.8%。8月份,可选消费品整体下滑乏力,汽车类下滑扩大至3.2%,石油及产品增速达到19.6%的新高,纺织服装类增速降至7.0%,通讯设备类增速降至6.4%。与房地产相关的家用电器、家具和建筑材料涨跌互现,但这三项的总跌幅从上月的17.3%收窄至16.1%。

总体消费增长率仍然缓慢,主要受收入下降和住房贷款等债务紧缩的影响。一方面,上半年家庭收入名义增长率为7.9%,连续两个季度下降;另一方面,在过去,居民增加了购买住房的杠杆,导致家庭债务与可支配收入的比率超过100%,挤压了消费者支出。

18年来,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与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明显偏离。

根据统计标准,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total retail sales of social consumer goods)是指通过交易直接销售给个人和社会团体用于非生产和非商业目的的实物商品的数量,以及通过提供餐饮服务获得的收入的数量。社会零不仅包括居民,也包括社会群体,还包括服务消费。

但是,居民消费支出包括购买商品支出和享受文化服务和生活服务的非商品支出。

因此,居民消费支出上升,社会群体消费放缓,表明社会群体消费明显放缓,居民整体消费稳定或略有回升。

从消费结构上也可以看出,商品和餐饮消费增速大幅下降,服务消费增速大幅回升。

9月,汽车联合会(Motor Federation)的数据显示,汽车零售同比增速继续大幅下降,前三周增速为-23.2%。与上个月相比,下降幅度继续扩大,但同比下降率显示出一定程度的趋同性。

房地产销售方面,9月份30大城市销售日均销售面积增速回落明显,除了一线城市外,二、三线城市销售面积增速均显著回落,将带动地产相关消费继续走弱。就房地产销售而言,9月份30个主要城市的日均销售面积增长率大幅下降。除一线城市外,二线和三线城市的销售面积增长率均大幅下降,这将推动房地产相关消费继续走弱。

9月份,消费相关指标表现疲弱,9月份的社会零预期仍将疲弱。

然而,考虑到基期因素,中秋节错位预计将推动9月份消费增速,通胀上升也将推动该机构名义零增长率走高。据估计,该机构9月份的零增长率约为9.2%。

1.4进出口:预计进出口增速将继续同比下降。以美元计算,8月份进口同比增长20%,超出预期17.7%,低于此前的27.3%。8月份出口同比增长9.8%,比预期低10%,比预期早12.2%。

中国8月份的贸易账户为279.1亿美元,略低于预期的310亿美元,接近之前的280.5亿美元。

以人民币计算,8月份进口额为1.27万亿元,同比增长18.8%,比预期高12.1%,比上年同期低20.9%。8月份出口总额为1.44万亿元,同比增长7.9%,比预期高5.7%,比上年增长6%。8月份贸易总额为1797.5亿元,预计为2049.5亿元,高于1769.6亿元。

总体而言,8月份美元贸易数据与预期较为接近,而人民币贸易数据远非预期,这主要受央行8月中旬引导人民币对美元汇率预期举措的影响。央行加入反周期因素调整后,8月份汇率基本呈现先升后降的波动趋势。

8月份,中国对美国出口增长13.2%,比7月份增长2.0个百分点。8月份,中国对美国的进口增长率为2.3%,比7月份下降了8.8个百分点。中国对美国的出口增长率继续上升,对美国的进口增长率大幅下降,对美国的顺差继续扩大。

显然,关税上调暂时没有达到特朗普缩小中美贸易顺差的目标。

当然存在贸易热潮效应,但美国目前的经济势头明显强于中国,因此相对较强的内需也可能是中美贸易顺差扩大的重要客观原因之一。

在其他贸易伙伴中,中国对日本、欧盟和香港的出口增长率有所下降,而中国对东盟的出口增长率基本持平。

从采购经理人指数(PMI)的角度来看全球经济的最新演变,美国采购经理人指数(PMI)8月大幅上升,欧元区和英国采购经理人指数(PMI)小幅下降,日本采购经理人指数(PMI)小幅反弹,全球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也进一步下降,美国经济整体格局继续一枝独秀。

9月,采购经理人指数的新出口订单指数大幅下跌1.4个百分点,至48,为2016年3月以来的最低水平。自今年贸易战以来,出口需求有所增长,对后来贸易的影响开始显现。预计今年进出口数据将继续走软。

从9月份的高频数据来看,中国出口集装箱货运指数的CCFI综合指数继续上升,而BDI指数9月份保持波动趋势,但低于8月份的平均水平。

就国际经济趋势而言,欧元区采购经理人指数较上月下降1.3个百分点,至53.3,而日本采购经理人指数持平于52.5%。总体而言,非美国经济仍然疲软。

在进口方面,九月份的采购经理人指数与上月相同。目前,国内需求仍然稳定,但基本面的逐渐下滑可能导致进口需求增长放缓。

预计8月份出口同比增长率将降至9.5%,进口同比增长率将略降至17%。

1.5库存:需求疲软,经济表现为被动补货。采购经理人指数显示,原材料库存下降0.9个百分点,至47.8,成品库存与上月持平。

从工业企业经济效益指数来看,工业企业累计库存增加0.2个百分点,达到10.3个百分点,工业企业成品库存增加0.3个百分点,达到9.8个百分点,成品周转天数增加0.2天,达到16.9天,企业应收账款回收期增加0.5天,达到46.5天,呈现原材料库存去库存和成品库存被动积累的总体特征。

今年以来,企业主营业务收入增速持续下降,企业应收账款净额逐年上升,库存被动积累,经济呈现被动补货的典型特征。

与此同时,采购经理人指数数据显示,企业原材料库存自5月份以来已从峰值下降。终端需求的疲软最终会影响企业的生产。原材料库存的下降也反映了企业对未来生产的悲观预期。

二.融资:债券融资不佳,市场风险偏好仍然疲弱。8月份,人民币贷款增加1.28万亿元,同比增长1900亿元,明显低于7月份的增速(同比增长6000多亿元),低于市场预期。

8月,企业贷款增加6,127亿元,比上年同期增加1,297亿元。其中,企业中长期贷款增加3425亿元,为今年以来最低水平。表内票据融资增加4099亿元,同比增加3781亿元,创近年新高。这仍然反映了银行通过票据融资提供的贷款规模,而实际贷款对实体经济的支持有限。

在风险偏好的影响下,银行发放了更多的住宅贷款。八月份,住宅贷款增加7012亿元,比去年同期增加377亿元。短期贷款比去年同期增加433亿英镑,中长期贷款比去年同期减少55亿英镑。自今年以来,短期贷款是去年同期增长的主要来源。然而,中长期贷款保持稳定,反映了

贷款数据显示,货币政策传导机制还不够顺畅,对信贷的高度依赖给银行资本带来了巨大压力。

8月份,社会融资总量增加1.52万亿元,比上个月增加4844亿元,比上年减少376亿元,明显超出市场预期。

在社会金融方面,8月份实体贷款达到1.31万亿元,同比增长1633亿元,远低于7月份的3700亿元。表外非标准融资继续萎缩。委托贷款、信托贷款和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减少2674亿张,同比增加约4000亿张。企业债券融资3376亿元,同比增长2325亿元。

8月份信贷同比增长率低于7月份。表外非标准融资继续萎缩。债券融资的大幅反弹是8月份社会融资同比增速提高的主要原因。

根据新的统计数据,社会金融存量的同比增长率继续从上月的10.3%下降到10.1%。

监管的边际放松,虽然银行表外到表内的趋势仍在继续,但稳定信贷的政策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影子银行的萎缩趋势。

票据套期保值的信用额度也反映出银行的信用风险偏好目前没有上升。银行的低风险偏好使其更愿意向政府部门提供信贷,而企业部门的信贷受到严重挤压,融资环境进一步恶化,这可能会拖累企业部门在后期的投资。

8月,人民币存款增加1.09万亿元,比去年同期减少2700亿元。

其中,住宅类存款3463亿元,同比增长873亿元,企业类存款6139亿元,同比增长70亿元。

由于8月份发行地方债券,财政存款增加850亿元,同比增加4750亿元。

地方债券的发行带来了财政存款的大幅增加,但由于支出节奏的限制,这些存款无法在短时间内进入实体经济,导致信贷创造活动持续下滑。

M2 8月份同比增长8.2%,低于市场预期的8.6%和此前的8.5%。M1 8月份同比增长3.9%,不包括市场预期的5.3%和此前的5.1%。

自9月以来,经常宣布政策,以加强基础设施和其他领域的短期供应,稳定有效投资,改善中小企业的融资环境。

从9月份采购经理人指数(PMI)的建设指标来看,建设指标和新订单大幅上升,这意味着基础设施项目将更快登陆并开工建设。

与此同时,一些私营企业在9月集体违约,增加了机构的风险厌恶。信贷债务融资净额为-166.73亿元,债券市场融资未见改善。

从信托和集体信托的发行量来看,9月份的发行量仍然不高,受去年高基期的影响,同比大幅下降。

总体而言,尽管房地产紧缩、消费者支出疲软、信贷风险事件频发,但银行的风险偏好仍然疲弱,短期信贷也没有大幅改善的基础。据估计,9月份将新增贷款1350亿元。

由于存款增长缓慢,M2广义货币供应量增长率可能徘徊在较低水平,M2 9月份的增长率预计在8.1%左右。

3.通货膨胀:消费者物价指数短期内反弹,生产者价格指数短期内缓慢回落3.1消费者物价指数反弹,8月份消费者物价指数预计将继续同比上升至2.4左右,8月份消费者物价指数预计将同比上升至2.3%,市场预期一般在2.1%至2.2%之间,前者为2.1%;消费者物价指数从上月上升0.4至0.7,整体数据超出市场预期。

8月份的消费物价指数环比为0.24%,主要是由于食品价格上涨,导致消费物价指数环比上涨约0.5个百分点。非食品价格目前正在稳步上涨。

细看之下,新鲜蔬菜(9.0%)、猪肉(6.5%)、鸡蛋(12.0%)和新鲜水果(0.8%)较上月分别上升7.3、3.6、11.8和4.5个百分点。

新鲜蔬菜价格比上个月上涨了9.0%,主要是由于高温和暴雨。主要蔬菜产区的灾害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周边省市的蔬菜供应,也对蔬菜价格的预期上涨起到了引导作用。

过去18年来,猪粮比和存栏生猪数量不断下降,随着猪瘟的蔓延,猪肉供应明显萎缩,从猪肉批发端到零售端的价格传导效应得到了体现。

目前,市场对通胀的担忧主要体现在猪肉、蔬菜价格、租金和油价上。

最近猪肉价格上涨和寿光洪水对消费者物价指数产生了周期性影响。

猪瘟疫情导致猪肉供应短期减少,但同时也将影响消费者对猪肉的需求。生猪产量在第二和第三季度季节性下降。考虑到猪肉产量的增长率仍然很高,底部的猪粮比反弹可以带来养猪利润的提高。季节性因素和猪瘟的周期性影响对猪肉价格进一步上涨的影响相对有限空。

租金受权重和统计方法的影响,而权重和统计方法对消费物价指数的影响有限。

9月份的高频数据显示,食品价格仍在上涨,但涨幅有所抑制,猪瘟疫情仍在发酵,这将进一步推高9月份的消费物价指数。

除水产品价格环比下降-1.59%外,其余均有所上升。其中,蔬菜、新鲜水果、鸡蛋和猪肉仍保持较高的月增长率,分别为7.81%、6.05%、5.64%和2.3%。蔬菜、新鲜水果和猪肉的价格产生了共鸣,短期内可能会对通胀产生一定的上行压力,但它们没有持续上涨的基础。

消费物价指数预计将在9月份继续升至2.4左右。

3.2PPI下降缓慢。预计9月份生产者价格指数将保持在3.4左右。8月份生产者价格指数同比上涨4.1%。增长率下降0.5个百分点,环比上升0.4%。

生产资料价格上涨了0.7%,所有类别的增长都有所下降。其中,矿业价格涨幅最快,同比上涨12.1%,下跌1.3个百分点。生活资料价格上涨了5.2%。

在主要行业中,石油加工、黑色冶炼和其他行业的环比增幅略高于上月。化工产品和化工原料同比由下降到上升,有色金属冶炼同比下降幅度缩小。

考虑到从货币到信贷的衍生渠道仍然不畅通,基础设施投资的反弹有限,出口面临压力。自去年下半年以来,生产者价格指数继续以较高的环比速度增长,原材料价格很难在未来大幅上涨。由于高基期因素的影响,生产者价格指数预计未来将继续下降。

9月,石油开采和加工业价格大幅上涨,煤炭、铁矿石和各种钢铁产品价格也有一定程度的上涨。

自第二季度以来,钢材价格上涨主要是由于政策推动的信贷扩张和环保生产限制的预期。如果后续的基础设施投资和环保生产限制不能满足预期,钢材价格将不可避免地回落。事实上,从8月底开始,各种钢材的价格将从高点逐渐回落。

预计今年生产者价格指数将继续下降,9月份生产者价格指数保持在3.4左右。

四.流动性:反向回购金额相对较小。10月,资本水平总体稳定。9月,央行在公开市场推出了7200亿元人民币的反向回购,到期日为5600亿元人民币。多边基金投资4415亿元,回报2980亿元。国库现金定为1200亿元,到期日为1000亿元。共有4450亿元的流动性投入市场。

9月份,总体供资水平相对宽松。月底,由于季节和假期结束的影响,资金水平相对紧张。

R001和R007在月底分别以2.70和3.01收盘,比本月初上涨了37.71基点和37.43基点。

SHIBOR隔夜收于2.65点,较本月初上涨34.4%。短线受到跨季节和假日因素的影响。短期利率略有上升,但中长期流动性依然宽松。SHIBOR比3月初下降了4.7个基点。

10月份,到期资金将达到7615亿元,其中4980亿元为流动资金,1500亿元为固定国库现金,465亿元为减少的退换款。反向回购到期金额相对较小,且全部集中在节后,对资金造成普遍干扰。

十月是公司所得税结算的月份,这可能会对流动性造成一些干扰。

然而,8月份的数据显示,从广义货币到广义信贷的传导渠道并不顺畅。该政策具有支持中小企业发展和支持经济基础设施投资的强烈意图。中长期流动性应保持在当前合理舒适的状态。多边基金和国库现金存款很有可能在9月份恢复。

目前,短线资金价格已经达到极限,R007和R001之间的利差已经达到历史低位。

在海外,欧洲央行的月度购买量已降至150亿欧元,并将在年底停止。尽管日本央行保持了80万亿日元政府债券的年购买规模不变,但自引入“收益率曲线控制”以来,其实际购买规模一直在萎缩。10月份之后,美联储缩减了手表,每月增加500亿美元。

作为一个大国,中国的货币政策反映了更多的国内基本面,并具有一定程度的独立性。然而,主要央行通过QE持有的资产逐渐缩减,势必会影响国内货币政策空。

从国内角度来看,经济增长存在一定的下行压力,但通胀因素仍将在短期内抑制货币政策宽松,因此短期流动性宽松是不可持续的。

然而,从中期和长期来看,海外因素限制了短期货币政策空。除了石油,猪肉、蔬菜和房租等其他推动通胀的因素也是短期干扰因素。

因此,从长远来看,货币政策的主要目标仍然在于国内基本面,确保私营企业的信贷需求,以及支持经济下行压力的基础设施需求。这些都需要相对宽松的货币政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