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吃水| 90%的有机农业损失!方向是什么?

许多经营有机农业的朋友都在抱怨损失。

失败!失败!其中,旱地有机农业村庄的损失有两个原因:1 .市场规模不大。

有机农业也是细分的需求,特别是对有机农产品。

即使一些企业正在发展高端精英群体,这也只是一小部分。

与普通农产品的消费相比,有机农产品不值一提。

2.利润。

这种利润不仅是单一产品的利润,也是全部利润。

包括劳动力成本、收获问题、市场价格等。

有机农业的收成远远少于使用杀虫剂和化肥的农产品。

同时,有机农业的价格高于普通农产品。

这样,个别产品的利润将直接减少。

Cctv.com还报告说,90%的有机农业从业者现在都在亏损,五年内收支平衡是非常好的。

中国消费者对其他健康食品有着强烈的需求。除了保健品,中国消费者对绿色健康食品的需求也在快速增长。例如,有机食品、低脂低盐食品、全麦食品和其他基于健康饮食和均衡营养的产品越来越受到中国消费者的青睐。

据统计2013年数据,中国是全球第四大有机食品市场,市场规模为27亿美元。

2015年中国有机食品消费规模约为500亿元。

结果,许多人找到了摆脱有机农业的方法。

同时,有机农业产业化得到了有机农业企业家的认可。

接下来,让我们看看有机农业的工业化模式。1.有机农业综合体(organic agricultural complex),类似于房地产城市综合体,包括有机农业产业生态,如乡村旅游、创业和有机农业城镇。

有机农业综合体不是一个简单的有机农产品体验园。它是将有机农业扎根于整个综合体,形成生态循环。

成都多莉农场,成都市第一个有机农业综合体,位于成都市杜英区洪光镇。

作为农村集体经营建设用地,已进入成都市改革试点项目和省市重点农业产业化项目。该项目是成都目前规模最大、档次最高的农村牧区综合体和有机小城镇,具有六个产业整合开发项目。

自2013年以来,该农场已建成国际乡村旅游和度假目的地,多莉有机镇已在杜英区洪光镇和三道岩镇等6个毗邻村庄规划和建设。

据估计,总投资150亿元,总规划面积约2万亩,该地区集体建设用地约2900亩,新农村社区建设用地约1000亩,特色小城镇和家庭农场建设用地约1900亩,新农村社区52万平方米, 规划建设63万平方米家庭农场和1万亩有机生态农业示范基地,辐射带动周边5万亩有机生态农业发展。

作为一个依靠发展高端有机农业的农业综合体,它也是成都为数不多的农业“双创”园区之一。

在农场内,一个2000平方米的农业双创载体平台,通过建立都市农业双创基金,提供涵盖人才培养、技术创新、投资对接、市场开发等双创孵化服务全过程的支持政策,先后引进创科咖啡吧、有机蔬菜沙拉吧、农场私菜、公园合作社、家庭农场等30多家市场参与者。28个农业创业项目陆续进入园区,开展农业发展创业创新。

2.焉耆县是一个集生产和营销为一体的模式,自1998年以来,凭借其独特的区位、气候、资源和产业优势,完成了10万亩酿酒葡萄基地的建设,并获得了有机认证。

经过近20年的发展,该县现已建成15个酒厂和各种类型的酒厂,年加工能力超过35,000升。葡萄酒企业在国内外比赛中获得152个奖项,成为该地区获奖最多的县级产区,形成有机葡萄种植、酿造和营销相结合的葡萄酒产业链集群优势。

示范基地位于焉耆县七星镇。基地单位涉及的企业有新疆伊尔高科技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新疆中菲葡萄酒有限公司、新疆王中葡萄酒有限公司、巴州韩海葡萄花园葡萄酒有限公司,占地3万亩,认证期3年。它是自治区第一个“国家有机农业(酿酒葡萄)示范基地”。

3.网络加有机农业近年来,西充县通过网络加的有机种植模式和桃花节、果节的设立,香桃的价值从默默无闻增加了一倍。

蜜桃产业已经成为当地村民增收致富的支柱产业之一。

新疆天山七都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尝到了“互联网+有机农业”发展的甜头。

该公司副总经理陈余龙表示:“我们非常重视与电子商务平台的合作,并在发展过程中不断寻求与互联网公司的合作。

通过合作,我希望让新疆的好产品走出去,让其他地方的好产品进来,拓展市场,让新疆的农产品更加网络化,促进新疆互联网+农业的发展。4.在黑龙江省19个县(区)建立有机产品认证示范区的过程中,大庆市招远县借助电子商务平台,采用了引入“C2F”(终端消费者到工厂)订单农业等模式,开辟了有机产品销售渠道。

借助电子商务平台,肇源县鲶鱼沟生态庄园率先实施“C2F”(终端消费者对工厂)订单农业模式。它计划将土地作为一种互联网产品,以2到3块土地为单位,并通过网上预订的方式邀请消费者成为“房东”。

“房东”可以通过整个跟踪系统通过实时视频观察预先购买的地块的情况。

在秋收季节,有机产品制造商将根据“地主”购买的地块的平均产量,每月以快递方式向“地主”运送有机产品,并发放季节性杂粮。

通过“C2F”订单农业销售模式,目前鲶鱼沟生态庄园共征集到12500名“房东”,预售土地2500亩,实现网上交易850万元。

鲶鱼沟生态庄园董事长蔡云楼表示,“C2F”订单农业销售模式解决了有机产品销售难的问题,降低了企业的生产风险,搭建了消费者与企业之间的沟通桥梁。

5.有机农业全产业链模式湖南瑞珍生态农业有限公司从建立有机种植养殖基地开始,采用贯穿整个产业链的模式,从源头上控制产品质量,立足长沙服务大众,走出新鲜产品O2O直接配送到户的新路。

这种模式可以从农场的源头,到物流和配送,再到消费者终端进行控制。尽管它需要大量资金,但消费者更容易批准。

公司已完成近1200亩土地的土地流转手续,严格按照有机种植育种要求,完成早稻100亩、中晚稻700亩的种植和收获,桃园鸡鸭5000只、水库鱼2万公斤、油菜400亩的种植, 每月采摘100,000公斤红橙,加工生产1,000公斤野生山茶油,制作500头桃园黑猪,种植36吨蔬菜。

它生产的产品消除了所有化学合成肥料、杀虫剂、杀虫剂、除草剂和转基因生物的使用。在使用土地的同时,它更加注重土地的开垦,只出售自己的产品。

所有产品在采摘和屠宰后8小时内交付给家庭,以确保所有产品的有机新鲜度。

6.众源模式四季共享有机农场(Crowd source Mode Sharing Organic Farms in the Four Seasons)就是这样一个充分利用众筹模式,成长并运行良好的有机农产品企业。

两年前,资深有机农业人张和平跟朋友发起该农场的众筹项目,其初衷是让一部分人吃上健康环保的有机农产品。两年前,资深有机农民张和平和他的朋友为这个农场启动了一个众筹项目。初衷是让一些人吃健康环保的有机农产品。

四季共享的众筹属于真正的众筹模式:愿意参与众筹项目的公民每人出资5万元,获得企业平等份额的股权,而五年内有机蔬菜的供应将由企业承担,五年后股东股权依然存在。

最终,经过三轮表彰,张和平筹集到120名股东投资600万元,启动了占地200亩的四季共享有机农场项目。

仅在两年内,该农场就增加了1000多名成员,并开始盈利。

众包也有效地解决了有机农业的营销问题。

首先,每个股东每年享受36顿免费的农场体验餐,这些种子客户通过自己的联系方式为农场带来许多新客户,从而分担营销成本,这被企业视为“零成本营销”。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今年早些时候遭遇资金链问题的田园歌曲平均花费5000元收购一名会员。

其次,股东的参与也促进了新客户在农场建立信任。

因此,农场不使用任何营销方法,但顾客会自动增加,口碑效应实际上被放大了。

7.什么是有机农业生态公园?有机农业生态公园(organic agricultural economic park)是采用生态公园模式,在观光公园内进行农业布局和生产,集农业活动、自然风光、科技示范、休闲娱乐、环境保护等为一体。实现生态效益、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统一。

有机农业生态花园(Agricultural Agriculogological GARDEN)又称农业休闲花园,是指旨在利用农村景观、自然生态和环境资源,结合农业、林业、渔业和畜牧业生产、农业管理活动、农村文化和家庭生活,提供国家休闲和增强国家在农业和农村地区经验的农业管理;它是集旅游功能、农业增效功能、绿化美化和环境改善功能于一体的新型工业园区。

有机农业的难点:补贴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指出,坚持以质促农战略,实施农业标准化战略,突出优质、安全、绿色导向,完善农产品质量和食品安全标准体系,引导企业争取有机农产品国际认证,加快提升绿色和有机农产品国内认证的权威性和影响力。

然而,近年来,虽然国家在“三农”的各个方面制定了各种补贴政策,但是发展有机农业需要投入比常规农业更多的资金,补贴的难度已经成为困扰企业的一个担忧。

梳理近年来国家农业补贴政策,发现虽然补贴很强,但主要是以常规农业为基础,如粮食生产直接补贴、农业物资综合补贴、良种补贴、农业机械补贴等。补贴主要根据耕地面积或人口数量进行分配,专门用于有机农业的补贴相对较少。

第一农业企业首席执行官李志奇认为,有机农业本身承担着一定的自然和社会责任,包括改善土壤和水等自然环境,客观解决大量农村劳动力的问题,并有助于精确扶贫。

然而,仅仅依靠经营者的自愿承诺是不可持续的。国家应该对有机农业给予一定的特殊补贴。

近年来,随着农村机械化程度的提高和农业现代化水平的提高,一些地区的农业生产正从分散经营向集约化和工业化方向转变。

工业化将成为农业发展的方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