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能打败蔡英文?

郭台铭屠/视觉中国谁能打败蔡英文的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李敬发2019年6月10日,中国新闻周刊第905期,国民党公布党内台湾领导人初选提名候选人名单,包括高雄市长韩国玉、富士康科技集团董事长郭台铭、前新北市长朱立伦、前台北县县长周熙炜、台湾“孙文学校”校长张亚中。

三天后,民进党的党内民调结果宣布,蔡英文以8%的优势击败赖清德,代表民进党参加2020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

调查还显示,蔡英文分别以11.2%和13%的优势领先国民党精英候选人韩愈和无党派候选人柯文哲。

然而,就连台湾前领导人陈水扁也在投票公布当天在社交媒体上发帖:“我不相信陈水扁被杀。

台湾竞争力论坛首席执行官谢明辉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蔡英文在这次初选中击败了韩国和柯文哲,主要是因为手机民调占50%。

他认为,如果大多数手机民意调查是由“我们自己的人”进行的,那么民意调查的结果当然是片面的。

这项民意调查极不可靠,对赖清德也极不公平。这可能会给民进党的大分裂蒙上阴影。

据台湾“联合新闻网”报道,国民党电视政治意见陈述会定于6月25日、29日和7月3日分别在台湾南部、中部和北部举行。投票将于7月5日至15日举行。民意测验将于7月16日公布。选举结果将于7月17日提交给国民党中央委员会,提名人选将于7月28日得到国民党全体代表的批准。

最终,谁将在这场战斗中代表国民党将有结果。

台湾媒体6月11日发布的国民党民调显示,韩国的俞敏洪和郭台铭的支持率分别为24.6%、朱立伦15.9%、周熙炜1.3%和张亚中0.6%。

台湾大学政治学系主任张友宗(Zhang Youzong)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韩国的俞敏洪和郭台铭不仅在民意测验中获得了很高的支持率,而且他们背后还有一个庞大的系统来帮助“战斗”。包括朱立伦在内的其他几名候选人无法与他们竞争。未来的国民党候选人应该从这两个人中选出。

民进党必须下台才能进入六月。韩国举行了一系列竞选活动。

无论是6月1日台湾地区领导人办公室前凯达格兰大道的“大会部”,6月8日花莲东门的竞选,还是6月15日云林人文公园的第三场竞选,都吸引了大量支持者表示支持。

特别是在“六一集会”大会上,当时下着大雨,组织者宣布仍有40万人在场,韩愈也喊出了“民进党必须在2020年下台”的宣言。

两周的密集竞选活动,尽管这一场景非常受欢迎,但韩国的民调没有上升,反而下降了。

韩国最初领先于所有媒体调查,在6月11日的调查中与郭台铭并列,支持率为24.6%。

韩国俞敏洪在接受采访时说:“在不同的时间点、不同的事件和不同的情况下,民意测验将会有高潮和低谷。我个人尊重所有的民意测验。

被称为台湾首富的富士康科技集团前总裁郭台铭于4月17日正式宣布,他将参加2020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

据台湾“联合新闻”和其他媒体报道,郭台铭的候选人资格是由台湾前领导人才真旺姆-全和台北前市长郝龙斌提出的。

在4月17日接受采访时,才真旺姆-全坦率地承认,他最近确实见过郭台铭很多次,并就许多问题交换了意见。他说郭台铭是世界级的企业家,为台湾的经济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他争取国民党提名是件好事,他对其成功持乐观态度。

在宣布参选后,郭台铭用了近两个月的时间参观了全岛,打出了一张巨大的经济牌。他还去乡下割猪肉包猪肉饺子,晚上和农民呆在一起,并努力成为最富有的人来拉近与普通人的距离。

当郭台铭首次宣布参选时,他在民意测验中的支持率并不低。经过两个月的缓慢攀登,他现在和韩国平起平坐。

郭台铭在6月12日的一次采访中表示,他不会对与韩国持平的民调感到自满。当然,他和韩国应该合作,互相竞争,但绝不互相攻击。郭台铭说:“韩国是兄弟,只有两个人能领导国民党取得胜利,不合作是一场灾难。”。“我不是一个有效的策略。我在为经济而战。我就是我自己。

据台湾媒体统计,王金平退出初选后,70%原本支持王金平的选票投给了郭台铭,30%投给了朱立伦。

从交叉分析的角度来看,韩愈和郭台铭有不同的支持者。郭台铭在20至39岁的大学本科及以上男性受访者中得到高度支持,而韩愈在50岁及以上的初中及以下女性受访者中得到高度支持。

台湾国立成功大学政治经济学院教授丁任芳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指出,韩国的支持者主要是农业、渔业、工业和商业领域的普通人,即中低阶层人士,尤其是低端服务业和小企业人士。近年来,经济影响导致生活不稳定,但总体覆盖面不是很大。

自从“一人救一党”的选举神话在去年的九合一选举中被创造出来后,韩愈经常被媒体问到他对2020年选举的态度,但他一再表示不会考虑,并在社交媒体上写道:“在这四年里,我会向你展示我履行诺言的决心和毅力,让你看到高雄的成长和变化。

“今年4月,周熙炜、郭台铭等都表示将参加初选。

4月23日,韩愈发表公开声明,称“我没有办法参加现行制度的初选”。

这两个词和公司以前的“不考虑”有微妙的区别。台湾媒体评论说,韩愈的意思是他不能主动参加初选,只能接受征召。

5月13日,韩愈在接受台湾《天下》杂志独家采访时首次放弃演讲。他肯定地回答:“我会选择党什么时候打电话来。

当选时,我在高雄工作。

台南市议员谢龙杰认为韩国的声明是半个“典范”。

5月17日,在一次独家电视采访中,韩愈首次以明确的“是的,我会”声明回应了她竞选的愿望。

韩愈强调高雄市民根本不用担心被抛弃。如果他们将来当选,他们一定会实行“双头制”,由台北的“行政长官”和高雄的领导人组成。

张友宗认为,韩国能够参选的主要原因是基于自身考虑,其当选几率不高。

当选高雄市长一段时间后,他发现自己的支持,包括媒体,一直很热烈。郭台铭出来之前,党内没有对手。

至于之前的声明,并不是说他真的不想竞选。主要是为了回应他对高雄市民的承诺,他想通过被动征兵来运作。毕竟,他答应在高雄完成四年。

5月15日,国民党召开例会,通过了2020年党内提名的特别措施,包括一次性全国转移、取消登记手续、党员不投票、500万新台币(约合110万元人民币)的选举费用可由他人汇出,以及不愿意参加政党。

台湾《中国时报电子新闻》评论称,这相当于为被动的韩愈竞选扫清了道路。

《特别措施》第4条还规定,党员参加初选的资格不受《政党公职人员提名办法》第6条的限制。它不包括在参加党内初选之前入党或恢复党员身份四个月的要求。同时,这也解释了郭台铭。

郭台铭于1970年加入国民党,但在2000年没有重新登记他的党员。直到4月16日,他才与党的总部保持联系,并按规定缴纳党费。

韩国友图/视觉中国谁能实现他的梦想?虽然有一些“韩国粉丝”,但他们没有成就,也无法证明自己。它们是目前韩国最大的“屏蔽门”。

自担任高雄市长以来,韩国一直在推动建立自由经济示范区,但5月3日,当市议员问及“自我经济区”的内容时,韩国未能做出具体回应。

起初,副市长叶匡时回答了这个问题。国会议员对这个答案不满意。韩国人在自己的回复中只说“高雄想发财”。内容似乎是空漏洞,这导致人们对市政事务的处理甚至对理解“自治地区”的能力产生怀疑。

以下在线媒体调查显示,高雄市民对韩国的不信任度接近50%。

5月10日,韩国交出了一份4页1600字的“自学帖”,并提出了“医疗、金融、教育和人才”计划。然而,它受到立法者的批评,称该帖子没有给高雄人一个愿景,也没有解释对当地就业机会和产值的评估。甚至工业、劳动和环境影响评估的内容也是“粗制滥造空漏洞”和“像小学生一样”。

当民进党成员在5月13日的调查会议上再次提问时,韩愈被对方故意提出的20个“常识性问题”激怒,仅仅回答了20个“高雄发财”。

在随后接受媒体采访时,韩愈表示,他完全尊重这位议员的提问,只希望这位议员的提问能真正具有建设性。

只回答“高雄发大财”是“为了方便他们剪接,看起来傻呼呼的样子,让他们消遣、窝囊我的话会更方便”。高雄“发财”的唯一答案是“让他们更容易编辑,看起来更傻,让他们更容易放松和胆怯。”

“高雄发财”这个简单的口号在九比一选举期间在高雄市民中广为流传,现在已经成为戏弄韩国的工具。一些民进党市议员甚至说,他“用口号治理城市”。

也有一些人明显支持民进党,给他起了个绰号“韩继勋”(台湾同音“甘薯粉”)。

台湾国立成功大学政治经济学院教授丁任芳说:“韩语的优势在于它使用通用语言。他不擅长讨论。如果你让他想出一些解决问题的办法,他可能说不清楚。

虽然郭台铭没有政治经验,但他有多年领导大型企业的经验。在几次访问中,他都有很强的阐述、清晰的理论、专业精神和自己的想法。

“作为一名企业家,经济领域几十年来一直是郭台铭的老职业。他的竞选理念是“和平、稳定和经济未来”。自当选以来,郭台铭除了到处走访人民之外,还打了一张经济牌。

郭台铭在台东的一个中小企业论坛上说,他从送货到中小企业都是白手起家。他过去常常赤脚穿布鞋。当他开始创业时,他只有10万元,他的家庭只有几平方米。每一分钱都是合法积累的。

竞选“不是关于政治,而是关于经济”。

郭台铭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最清楚行业的焦虑所在,也最了解行业的特点。

他指出,目前台湾年轻人没有就业机会,主要是因为很多人不愿意投资,大企业也不愿意投资。他应该对这个问题有透彻的理解。

他还强调,“政治应该有助于经济服务”,地方政府应该选择自己的产业发展,然后决定资源配置和资源规划。

他将采取“轻税收减免”来减轻地方政府的负担,减少台湾当局对地方政府的干预,希望能帮助地方经济更加繁荣。

至于最近的中美贸易问题,郭台铭表示,未来的中美竞争将更加激烈,大陆市场将有很大的开放,美国将努力建立自己的供应链。

因此,对台湾来说,这是摆脱平庸增长陷阱的“前所未有的机会”。

6月8日,郭台铭在板桥区的街道上宣传时,支持他的人在现场大喊,“我们不说做梦的人,我们要能实践梦想的人”。

由于郭台铭的大部分投资和工厂都在大陆,台湾媒体直接问道:“如果他当选,他会成为台湾的首席执行官吗?”郭台铭否认了这一点。

蔡英文声称大陆干预了郭台铭的选举。对此,NTO发言人马光肖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我们不会干预或评论台湾选举。

所谓的“大陆干预”纯属无稽之谈,别有用心。

据台湾《中国时报》6月17日报道,民调显示,韩愈是台湾最受欢迎的网络政治家,支持率为30%,蔡英文为25%,郭台铭紧随其后,支持率为17%。

就互联网上的喜好度而言,郭台铭的喜好度是21%,韩愈是20%,蔡英文和柯文哲都是19%。

另一项民意调查显示,韩国的俞敏洪和郭台铭在支持“蓝绿色决斗”或“蓝绿色白棋竞赛”方面领先蔡英文3%

6月16日上午,蔡英文连续参观了四座寺庙,吹嘘“蔡英文是2020年的最佳选择”。

据台湾媒体报道,蔡英文今年经常去农村向各地寺庙致敬。仅在5月份,她就参观了43座寺庙,并被网民取笑:“我不知道如何为经济而战,我只是尽最大努力坚守佛脚。

“5月20日,蔡英文就职三周年进行的民意调查显示,近60%的人认为蔡英文执政三年后两岸关系“恶化”,56%的人对蔡英文在两岸政策上的表现不满意。

此外,一半以上的人对空气污染的改善、经济发展、政策交流等不满意/[/k0/。

谢明辉说,回顾民进党的三年执政,经济发展和两岸关系是台湾人民最不满的两个领域。

蔡英文否认“1992年共识”,盲目“亲美反华”。这使得两岸关系更加恶化。该岛的经济和人民生活陷入困境,年轻人没有出路。

关于代表国民党与蔡英文的斗争,丁任芳认为,最终谁会在郭台铭和韩国之间获胜,还得再看一遍。

目前,韩愈仍然是最受欢迎的。民进党视他为虚构的敌人,所以韩愈最“昏厥”。

“竞选活动就是谈论对方无限的缺点和无限的优点。

然而,韩国目前最大的缺点是竞选的合法性受到质疑。没有记录证明它有能力成为台湾的领导人。

张友宗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去年人们曾希望韩愈能带来新的氛围,却发现他并没有把心放在高雄,也没有试图扮演市长的角色。

目前,没有迹象表明他的民意调查下降速度会放缓,这已经是对他的一个警告。

“一个职位只能坐这么短的时间,而且很快就会改变职位,台湾这么多年选举都没有这样的人。

他认为他可以控制他的支持者,他会选择他所选择的任何一方,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大多数支持者在两次轮换之间分散了。

恐怕他一开始没有想到这一点。

“据东森新闻报道,民进党称已经锁定韩国。如果他赢得国民党初选,他将发起一场运动,召回高雄市长的职位。

一名国民党官员在接受采访时说,韩国必须做好充分准备,让高雄市民明白,如果台湾领导人在2020年当选,高雄将得到绝对照顾,高雄的财政困难和结构性问题将得到改善,他争夺最高职位的合法性将得到加强。

张友宗认为,目前,韩国的俞敏洪和郭台铭在党内同样出名。

由于民进党是蔡英文的资格,而蔡英文最大的弱点在于经济,郭台铭是国民党打经济牌的最佳候选人。

郭台铭早些时候在新闻发布会上说,他想成为中国大陆、台湾和美国之间的“和事佬”,他参选是为了让台湾当局不再成为鸵鸟,过上“美好的生活”

发表评论